静电喷涂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静电喷涂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93模式注入真正活力陆新之关注生意和生活luxinzhi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2 12:39:25 阅读: 来源:静电喷涂设备厂家

为“9+3”模式注入真正活力 为“9+3”模式注入真正活力

陆新之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Stiglitse)曾经说过:影响21世纪人类社会进程两件最深刻的事情:第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第二是中国的城市化。新技术革命对人类社会进程的影响有目共睹,几乎没有人不能体会到新技术革命给我们带来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进程的变革。而相对显得较为缺乏诗意和暂住证以及业主维权等话题联系在一起的中国城市化,则是以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影响着全人类21世纪的社会进程。

有这样一组让人细想就感慨万千的数据:西方所有发达国家总的劳动力不到四亿,但中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就超过了四亿,而且还每年新增劳动力在2000万左右。在中国高速城市化进程里,农村的这些剩余劳动力,有80%左右会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也就是说总量超过西方劳动力总和的这样一支劳动力大军,要从低生产力水平转移向高生产力水平,这无疑将是对人类社会进程的一个巨大促进。

正因为如此,不仅斯蒂格利茨一再喋喋不休,越来越多西方学者都敏感而认为,中国的城市化不仅决定中国的未来,而且也决定世界的发展进程。所以,我们现在关注城市化,关注城市化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尖锐、复杂的问题,其紧迫性和重要性,其实也应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中国城市化进程,固然牵涉地产商开发那个豪宅的价位和销售情况问题,牵涉到北京六环外的一块土地产权争议的问题,同时,更牵涉到城市布局和区域经济的演化。

当前,正有学者在酝酿提出“9+3”模式,这是在以往泛珠三角的“9+2”演化而来,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等9个省(区),再加上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形成的区域经济圈。据统计,9省区区域面积为全国的五分之一,人口占三分之一,经济总量占三分之一。加上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泛珠三角”经济总量占全国四成。该计划提出是一年前的夏天,成效还待观察,如今旧事重提,手筋在于除了原来的11省区之外,还加入了中国台湾地区的考量。

构架之中的“9+3”模式是共同市场式的,就像欧洲一样。现时的省际之间的物流和金融联系,其实还存有一定的行政障碍,比如省际的货运、旅行社的跨省经营,银行的跨省业务,众多新旧的规定阻碍相当不少,对于营商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需要正视。所以,正像区域经济专家、香港中文大学的段樵教授所言,“国际的非关税壁垒出现在了中国的行政区之间,建立泛珠三角的目的就是打破这种行政壁垒。”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台湾香港与各省市的自然资源、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经济结构及文化规则安排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异。也正是这种差异性,成了9加3经济合作、互补的基础。如内地各省区是重要的制造基地和消费市场,资源条件和开放水平居全国前列;香港则有资金、财务、信息、服务等优势,且具有较强的市场开发和营销能力,可以充当区内高增值服务中心,为区内提供金融、物流、旅游和专业服务等服务,带动区内经济向更高层次发展。台湾的高科技工业区,不仅内地缺乏,香港羡慕,在国际范围里面,也是非常突出和具有强大竞争力的。同时台湾的农产品,一直是当地人关心的产业,如果内地能有更大的腹地来予以配合,那也可以更好地促进和台湾地区的有机联系。

有关学者的整体建议之中,就包括有在泛珠三角之内,设立专门跟台湾地区产业对接的区域,大量引入台湾地区资金和高技术人才,使得“9+2”能够升级,真正具有可行性和推动力。

值得指出的是,这些资源的整合与互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完成以往一直有争论。

有人认为,通过政府为主导,是政府来调集资金、主导项目、来穿针引线行不通。他们建议还是制定激励企业自行选择的行为规则。而根据台湾地区发展科技工业园区的经验,再看看欧洲共同市场的建立过程,还要北美自由贸易体系的完善,其实都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强力支持和推动。甚至可以这么说,仅仅是考企业自身的行为,不要说“9+3”或者“9+2”,即使是“1+2”和“1+3”的市场可能都很难形成。同理,对宏观调控也只能是由政府来主导和推动,不可能指望目前市场上的企业通过博弈来到达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全球的资源、各种生产要素都在尽可能地在世界各地快速流动,目的就在于如何寻找到更有效的合作途径与方式。如果我们的区域性合作补不能够迈开步伐,仅仅停留在一些枝节的配套对接上,那么这种合作的效率就令人存疑了。因此,要真正出现区域性合作的乘数效应,可能需要推出更为大刀阔斧打破原有行政乃至经济格局的措施,才能为“9+3”模式注入真正的活力。这点上的第一推动力非中央政府不可。

当然,“9+3”的合作,也不需要政府来主导市场,而是政府应该更加积极地为这种合作活动提供有效的公共品或有效公共服务;减少在这些合作活动中的外在性;减少对市场的自然垄断;减少在这些合作活动中的信息不对称;制定有效的合作规则等。至于资源如何互补、项目如何进行等,显然应该由经济的主体企业自己做出安排决定。为“9+3”模式注入真正活力

陆新之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Stiglitse)曾经说过:影响21世纪人类社会进程两件最深刻的事情:第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第二是中国的城市化。新技术革命对人类社会进程的影响有目共睹,几乎没有人不能体会到新技术革命给我们带来的生活方式和社会进程的变革。而相对显得较为缺乏诗意和暂住证以及业主维权等话题联系在一起的中国城市化,则是以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影响着全人类21世纪的社会进程。

有这样一组让人细想就感慨万千的数据:西方所有发达国家总的劳动力不到四亿,但中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就超过了四亿,而且还每年新增劳动力在2000万左右。在中国高速城市化进程里,农村的这些剩余劳动力,有80%左右会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也就是说总量超过西方劳动力总和的这样一支劳动力大军,要从低生产力水平转移向高生产力水平,这无疑将是对人类社会进程的一个巨大促进。

正因为如此,不仅斯蒂格利茨一再喋喋不休,越来越多西方学者都敏感而认为,中国的城市化不仅决定中国的未来,而且也决定世界的发展进程。所以,我们现在关注城市化,关注城市化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尖锐、复杂的问题,其紧迫性和重要性,其实也应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中国城市化进程,固然牵涉地产商开发那个豪宅的价位和销售情况问题,牵涉到北京六环外的一块土地产权争议的问题,同时,更牵涉到城市布局和区域经济的演化。

当前,正有学者在酝酿提出“9+3”模式,这是在以往泛珠三角的“9+2”演化而来,福建、江西、湖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贵州、云南等9个省(区),再加上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形成的区域经济圈。据统计,9省区区域面积为全国的五分之一,人口占三分之一,经济总量占三分之一。加上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泛珠三角”经济总量占全国四成。该计划提出是一年前的夏天,成效还待观察,如今旧事重提,手筋在于除了原来的11省区之外,还加入了中国台湾地区的考量。

构架之中的“9+3”模式是共同市场式的,就像欧洲一样。现时的省际之间的物流和金融联系,其实还存有一定的行政障碍,比如省际的货运、旅行社的跨省经营,银行的跨省业务,众多新旧的规定阻碍相当不少,对于营商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需要正视。所以,正像区域经济专家、香港中文大学的段樵教授所言,“国际的非关税壁垒出现在了中国的行政区之间,建立泛珠三角的目的就是打破这种行政壁垒。”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台湾香港与各省市的自然资源、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经济结构及文化规则安排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异。也正是这种差异性,成了9加3经济合作、互补的基础。如内地各省区是重要的制造基地和消费市场,资源条件和开放水平居全国前列;香港则有资金、财务、信息、服务等优势,且具有较强的市场开发和营销能力,可以充当区内高增值服务中心,为区内提供金融、物流、旅游和专业服务等服务,带动区内经济向更高层次发展。台湾的高科技工业区,不仅内地缺乏,香港羡慕,在国际范围里面,也是非常突出和具有强大竞争力的。同时台湾的农产品,一直是当地人关心的产业,如果内地能有更大的腹地来予以配合,那也可以更好地促进和台湾地区的有机联系。

有关学者的整体建议之中,就包括有在泛珠三角之内,设立专门跟台湾地区产业对接的区域,大量引入台湾地区资金和高技术人才,使得“9+2”能够升级,真正具有可行性和推动力。

值得指出的是,这些资源的整合与互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完成以往一直有争论。

有人认为,通过政府为主导,是政府来调集资金、主导项目、来穿针引线行不通。他们建议还是制定激励企业自行选择的行为规则。而根据台湾地区发展科技工业园区的经验,再看看欧洲共同市场的建立过程,还要北美自由贸易体系的完善,其实都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强力支持和推动。甚至可以这么说,仅仅是考企业自身的行为,不要说“9+3”或者“9+2”,即使是“1+2”和“1+3”的市场可能都很难形成。同理,对宏观调控也只能是由政府来主导和推动,不可能指望目前市场上的企业通过博弈来到达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全球的资源、各种生产要素都在尽可能地在世界各地快速流动,目的就在于如何寻找到更有效的合作途径与方式。如果我们的区域性合作补不能够迈开步伐,仅仅停留在一些枝节的配套对接上,那么这种合作的效率就令人存疑了。因此,要真正出现区域性合作的乘数效应,可能需要推出更为大刀阔斧打破原有行政乃至经济格局的措施,才能为“9+3”模式注入真正的活力。这点上的第一推动力非中央政府不可。

当然,“9+3”的合作,也不需要政府来主导市场,而是政府应该更加积极地为这种合作活动提供有效的公共品或有效公共服务;减少在这些合作活动中的外在性;减少对市场的自然垄断;减少在这些合作活动中的信息不对称;制定有效的合作规则等。至于资源如何互补、项目如何进行等,显然应该由经济的主体企业自己做出安排决定。

空调制热时缺氟有什么表现

海尔售后北京市延庆区空调清洗移机拆装维修点电话

中央空调安装工具

空调日常维护时遇到的问题有哪些,让我们为您解析